谢明朗

三流小说家。
微信:Hanmnmn29

我和小美03

睡觉前,我和小美躺在床上聊天,那一般都是一天里我们最惬意的时光。

我合上特德·姜的小说,问,“你怎么看《你一生的故事》这个故事?”

小美一面伸长手抠抠脚,一面说:“就那样吧。”

“你不觉得她很勇敢吗?”

小美思考片刻,“说实话,我读起来有点枯燥。”

“当她在最初的最初,看到了未来的未来,她知道那些幸福的、愉悦的,必将是短暂的、毁灭的,那将是她一生必经之路。”

“那她的喜悦和痛苦,究竟哪个将被最大化?”

“也许都最大化,也许都不曾发生。小美你想,我们身边所发生的一切,因果循环,线性向前。如果有一天,因果消失了,你所做的事与对应的结果相互决定,相互制衡。你所做即为你的结果……”

小美摆摆手,“你把我说蒙了,如果事物都不是线性的,那是什么样的?”

“就是故事里那样的,没有因为所以,过去、现在和未来都展开在你眼前,你会如果做?”

“我遇到你之前、我们现在躺在一起和未来我们……不在一起了?”

“假设我们未来也在一起。”

“不管哪种结果,我们不是还要过好现在吗?我有什么可选的?我可以拒绝未来发生的某一件事吗?”

“不能。”

“那我能选择现在不做某些事,来改变未来的某个结果吗?”

“……能。”

“我应该还是和现在一样吧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如果我的一生都将因为未来而浅尝辄止,跟随外界而随波逐流,那我应该会停留在最初最初的位置,无法前进,那我也就不能和你躺在这里讨论这个问题了。”

“其实无论你如何选择,都不是绝对的,这就是这本书要讲的道理之一。”

“太深奥了。”

“你也许会和另一个我躺在一起,讨论另一个问题。”

“也许我会和我喜欢的欧巴躺在一起,讨论这个枯燥的问题。”

“你想得美。”

小美把抠过脚的手塞到我的鼻子下面,她厌倦地说,“你不要总是说这些没意思的话,快关灯吧。”

我关了灯,透过窗外的路灯,小美的轮廓就看不清了,像我认识的小美,也像我不认识的其他人。

时间不再是线性的叙事诗,我的思绪变成了扭曲的椭圆形。

在未来,小美站在山腰上的一片白色房子前,下面是大雾弥漫的森林。

看不到山的另一侧是什么,也许就要没有路了。

但我想去未来看看,没有什么理由拒绝。

评论
热度(6)
©谢明朗 | Powered by LOFTER